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所有分类

所有分类

© 2005-2018 雪还一个劲的下着四周白茫茫一片。田野里只能偶尔看见田埂上没有割掉的玉米秆在仍寒风中飒飒作响。冬眠的麦苗躲藏在大雪覆盖下像停止了呼吸的冬眠蛇躲避着寒冬的冷酷。冻得冰冷的母亲忽然发现了没有呼吸的我,她焦急的喊住叔父快看看孩子不行了。叔父急急的停好架子车抱起我,听听心音试试呼吸一切的生命迹象都好像没有了不好,好像娃莫向了。叔父叹了口气说已经哭成泪人的母亲抱着我只顾着痛哭,叔父见状劝慰着母亲嫂子哭也不顶用了,我们还是找个地方把娃埋了吧。这地方没有人家冰天雪地的往哪儿埋啊。母亲抬起哭红的眼睛睫毛上挂着晶莹的冰霜,看了看四周近乎绝望的说还是往前走走看看能否碰上人家。架子车又继续向前行前面田野里好似有一个看庄稼的庵棚。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